《火车停在车站》《姐姐》《奔跑》

《火车停在车站》

忽如其来的,想哭
眼脸遮住的,是玻璃和水。

(姐姐,你不知道,或许
我也不知道,一口深井
一棵怀念开花的树)
又爱又恨的行旅
仅仅是跟着我,我拖着它。

(姐姐,要是出门旅游该多好
云淡风清,一天的好心情
带点故事或照片回来。)

好多的人,急匆匆,像饿着肚子
昆虫也没你们跑得快。
(姐姐,我活得越来越小,
表面坚强,却需要人照顾)
火车停在那,等着我,
这又要开往何处,怎样停顿的生活。

(姐姐,火车停在那,是我诗歌的逗号。
我要学会忍受,学会追求幸福

《姐姐》

月亮半圆。中秋佳节里
我吃一口,留给你
我剩下的姐姐——

乡思里,头发漫长
无比空旷和无限寂寥的土地
星空下,沿着沙砾带走我。
多年后,我看到你生活的眼泪
在眼珠里转。我感到
巨大的空。姐姐

我的泪水向何处流
黑夜里的一朵小花,你为我种植的
在我心灵的风暴摇晃。有时
也宁静。像月光。
呵,姐姐,这钟摆的风雨
吹过了你的岁月,也下过了我的季节。

青春。童年。
口袋里的一枚糖溶化了
留给谁?姐姐
在梦中睡醒,我们渴望着
生活像糖一样甜蜜。

二十年,三十年,我们也老了。
手心里抓着沧桑一个词。
2005.

〈自我的囚徒》节选

巨大的铁笼沐过暴雨
锈迹斑斑
杂乱的野草开出了花
那些,为逝者送行,为来者
祝福的沉默
可以与黑暗中的灯火共勉。

徒步沙尘的边缘,无人问津
我相信天空每一朵云彩
都来自
并且照耀过记忆中的版图。

我是你并不多的追随者
在现实与虚幻中拔转
时针,没有人能够唤醒。

 

《奔跑》

和夜奔跑
墙和街立着
火焰并不在手掌心

为此事而急速穿过
某个弯道
阳光如水

风奔跑
叶落如花
花似蜜语
独坐大地

此条目发表在诗歌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